国家发展信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每日动态

安徽恒远集团董事长程振朔:企业不断保持较高成长性的思考

时间:2021-06-04人气: 作者: 秘书处

来源:《国家发展研究》杂志 5月刊

口述:安徽恒远集团董事长 程振朔



编者按:日前,《国家发展研究》理事会走进黄山,考察调研安徽恒远集团,并组织召开“构建发展新格局,黄山揽胜谋新篇”座谈会,与企业深入探讨“十四五”开局之年民营经济的机遇与挑战。会上,安徽恒远集团董事长程振朔以“企业不断保持较高成长性的思考”作了发言,以下是发言内容。


安徽恒远集团董事长程振朔:企业不断保持较高成长性的思考(图1)

△安徽恒远集团董事长程振朔在“构建发展新格局,黄山揽胜谋新篇”座谈会上发言


我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毕业之后被分配到乡镇上班,成为一名公务员,端上了铁饭碗。1993年,经过一番思考,我决定辞职下海,开始了第一次创业。当时听朋友说冰箱的外涂层涂料行业前景不错,便懵懵懂懂地进入这个行业。之后几年,企业开始做得有声有色,直到1998年由于合作伙伴选择不慎,导致第一次创业失败。


这次创业虽然以失败告终,但我在这个过程中开始真正了解到化工行业,并积累了一定的客户资源和经验。2000年,我在黄山徽州区创办了安徽恒远新材料有限公司,开始第二次创业,选择了固体环氧树脂这个行业。2004年,企业又将业务拓展到环氧活性稀释剂领域,成立了安徽新远科技有限公司。2009年,企业整体搬迁到现在的厂址——徽州循环工业园,引进并兴建了最先进的设备和厂房,并且自建了环保处理系统。2018年,又投资建立黄山金石木塑料科技有限公司,专注热固性聚酰亚胺产品,打破国际垄断。


为了更好地整合公司资源、提升产品研发能力以及延伸产业链,企业还先后成立了连云港致远化工有限公司、上海易如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南京宁静致远药物研发有限公司等下属公司,企业进入集团化管理时代。


目前,恒远集团拥有年产4.5万吨固体环氧树脂和5万吨环氧树脂活性稀释剂的生产能力,已经成为国内固体环氧树脂生产龙头企业,也是亚洲极具影响力的环氧树脂活性稀释剂生产商和服务商。金石木公司自主研发生产的热固性聚酰亚胺产品广泛应用于航天航空、军工、核电、汽车、精密仪器等领域,填补了国内行业空白。集团旗下的安徽新远科技有限公司荣膺“2020年安徽省专精特新冠军企业”,旗下的安徽恒远新材料有限公司荣登“2020年安徽省民营企业百强榜”。预计到2024年,集团将做到50亿产值。


很多人都问我是如何将恒远做成“隐形冠军”的?其实一路走来,我觉得有几点体会可以跟大家来分享:


首先,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行业选择对了,你的努力才更有意义。比如2004年,我们成立新远进入环氧稀释剂领域时,国内还没有企业大规模进入,进口的稀释剂价格非常高,我们通过与南京林业大学产学研合作及国际专家合作,研制了二十余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环氧树脂活性稀释剂产品,有些品种的价格仅为进口产品售价的1/5,一下子就打开了市场;再比如年产31000吨免干燥PET挤出发泡系列产品,同样填补了国内空白,产品广泛应用于新能源的风电、高铁、汽车、建筑等领域,既环保废弃物可回收利用,为我国的发泡行业产业升级(目前全球仅欧洲能生产,美日韩都靠进口),为企业自身的发展开辟了一片广阔天地;还有2018年开始涉足的热固性聚酰亚胺产品,也是填补了国内空白。


其次,思路决定出路。管理既是一门科学,又是一门艺术,尤其是一门实践的艺术,需要在实践中不断琢磨,不断反思,不断改进。企业不同发展时期,要有不同的管理思路,要有不同的重点。


在企业规模还小的时候,我选择用毛泽东打游击战的十六字方针“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来管理企业。“敌进我退”,是指大的竞争对手来了,赶紧撤退,如果你跟他硬拼价格只能死路一条;“敌驻我扰”, 是指他想将产品卖个高价格,这时你可以报个低价;“敌疲我打”, 是指大公司船大难掉头,做很多决策都要瞻前顾后,我则可以进退自如;“敌退我追”,是指在某个区域市场份额一旦领先就要要乘胜追击。总之,企业小的时候一定要有灵活的战略。


在企业做到中等规模的时候,我们要坚持底层思维。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我们企业的底层思维是什么?其实可以归结为曾国藩的“守拙”。他在执掌湘军的时候有一句作战心法叫“结硬寨,打呆仗”。湘军开到新地,无论寒雨,立即挖壕沟,限一个时辰完成。依托挖沟扎篱“结硬寨”,不进攻,只守着,把敌方围困至弹尽粮绝,就是所谓的“打呆仗”。曾国藩这套打法能够达到“制人而不制于人”的目的,对我启发很大。做企业第一是不要想着走捷径,第二是持之以恒。恒远的精益生产、安全生产、质量体系、生态体系,都是日复一日来实现的,一个礼拜或者一个月抓一个车间,终归能够做好。就像美国建国时期的伟人富兰克林,他发现自己有十三个坏习惯后,便决定每个礼拜改掉一个坏习惯,然后把每一天的输赢做成记录。富兰克林每个礼拜改掉一个坏习惯的战斗持续了两年多,他也成为了美国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在企业做大的时候,我觉得老子《道德经》那句“治大国若烹小鲜”非常适用。意思是说,烹小鱼一不小心动作就会把鱼弄烂,治理大国也应该一样,统治者不要动不动去折腾老百姓,这样国家才能搞好。企业也是一样,一个上千人甚至上万人的企业,把“人”研究透了企业就成功了。但管理者又不能天天盯着制度是不是足够完善,其实这时候最重要的是要依靠企业的使命感去让员工自我管理、自我驱动。我去小米参观的时候,发现雷军在这方面做得很成功。以前我们企业的使命叫“为顾客创造价值,为员工创造未来”。很多客户跟我们讲,你这两句话到任何企业都通用。后来,我们就改成了“聚焦专用化学品,助力客户产品与众不同,成就人类美好生活”。它完美地回答了恒远能做什么?客户需要什么?社会对我们企业的期盼是什么?企业有了使命感,就会吸引很多的人才。员工才愿意在你这个企业去奋斗,收获幸福感。


最后,致良知。王阳明总结了四句话叫“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我们倡导员工用心做好每一天的工作,用心抓好公司的团队建设,用心培育公司的企业文化。要把过去那种以本部门为中心的企业文化变为“帮助别的部门就是帮助自己部门”,要利己先利他。老子曾说:“以其无私,故能成其私;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恒远打造的是一种“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的企业文化。将企业从管控型企业变为参与型企业,从参与型企业变为品格使命型企业,员工的潜能才能尽情释放,企业自然也会生生不息。


前不久我看到一篇文章,里面谈到商人和企业家的区别。商人仅仅是为了钱而挣钱,企业家则能推动行业进步或者为社会做出价值。为什么任正非受到很多企业家的爱戴,就是因为华为是极富创新精神的企业,甚至可以推动民族创新。我们每一个民营企业家都应该向他学习,一方面让员工有幸福感,企业有绩效,另一方面也要努力推动行业进步,对国家做出贡献。


(本文是作者在“构建发展新格局,黄山揽胜谋新篇”座谈会上的发言,发表时有删改。)


-本刊记者 | 吕晓峰 审校 | 秘书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