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展信息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每日动态

重磅!郭树清、易纲、易会满最新释放10大关键政策信号!信息量太大

时间:2021-06-11人气: 作者: 秘书处

6月10日,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2021)在上海举行。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发表视频演讲,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易会满发表主旨演讲。


论坛主要释放了以下几大政策信号,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出了其中最关键的10条。



郭树清谈炒作外汇:终会付出沉重代价


央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上表示,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达到前所未有的宽松程度,短期内确实起到了稳定市场、稳定人心的作用,但是相伴而来的负面效应,需要全世界各国来共同承担。


重磅!郭树清、易纲、易会满最新释放10大关键政策信号!信息量太大(图2)


以下是要点:


1.债市有很大的发展潜力,要完善法制


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现阶段最突出的一项任务就是进一步加大直接融资比重。在去年新增社会融资规模中,债券和股票融资占比已经达到37%左右,还可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特别是债券市场还有很大潜力。妨碍其健康成长的一个主要短板是,债券市场法制还不够健全。迫切需要让各级政府、企业、中介机构和投资者都认识到逃废债不仅是不道德的行为,而且是违法违规甚至是犯罪的行为。根本性举措是加快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改革,真正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确保发行方、中介机构、投资者严格依法履行各自义务,承担各自责任。


2.相当数量的政府融资平台偿债压力很大


郭树清表示,为受疫情影响的中小微企业贷款本息实施延期,预计将有一定比例最终劣变为不良。一些地方房地产泡沫化金融化倾向严重,相当数量的政府融资平台偿债压力很大,部分大中型企业债务违约比例上升,加剧了银行机构的信用风险。部分中小金融机构面临的形势更为严峻。必须督促银行机构做实资产分类,加大拨备计提力度,确保能够更快更多地处置不良资产。


3.超常规的刺激政策带来五大负面效应


郭树清还说,2020年以来,为应对百年一遇的疫情大流行,发达国家纷纷推出超级经济刺激计划。在财政猛烈扩张的同时,货币政策达到前所未有的宽松程度。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已扩张将近一倍,欧央行扩张一多半,日本银行扩张超过四分之一。这些超常规举措,短期内确实起到了稳定市场、稳定人心的作用。但是相伴而来的负面效应则需要全世界各国来共同承担。


首先,发达国家的金融资产和房地产价格普遍出现较大幅度上涨。第二,通货膨胀像约定好了一样,如期而至。第三,当财政支出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靠中央银行印钞来支撑时,就像一架飞机在空中进入自转旋涡,很难由自己顺利改飞出来。第四,世界疫情现阶段还有诸多不确定性,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局部受阻或断裂的风险仍然较大。第五,面对美欧开闸泄洪产生的溢出效应,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不得不采取痛苦的应对举措。


4.押注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人最终会付出沉重代价

 

郭树清称,在前期发生风险的金融衍生品案例中,有大量个人投资者参与投资。从成熟金融市场看,参与金融衍生品投资的主要是机构投资者,非常不适合个人投资理财。道理在于,受不可控制甚至不可预测的多种因素影响,金融衍生品价格波动很大,对投资者的专业水平和风险承受能力具有很高要求。普通个人投资者参与其中,无异于变相赌博,损失的结果早已注定。那些炒作外汇、黄金及其他商品期货的人很难有机会发家致富,正像押注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人最终会付出沉重代价一样。



易纲:货币政策要与新发展阶段相适应,坚持稳字当头


央行行长易纲在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上表示,去年以来,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但如果从去年和今年两年平均来看,我们预测我国GDP增速将接近于潜在增长率水平。


易纲表示,外部的疫情形势、宏观形势、宏观政策都有不确定性,对于来自各方面的通胀和通缩的压力均不可掉以轻心。

重磅!郭树清、易纲、易会满最新释放10大关键政策信号!信息量太大(图3)


以下是要点:


1.利率水平保持在适宜的水平,坚持实施正常的货币政策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考虑到我国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在潜在产出水平附近,物价走势整体可控,货币政策要与新发展阶段相适应,坚持稳字当头,坚持实施正常的货币政策,尤其是注重跨周期的供求平衡,把握好政策的力度和节奏。目前国内利率水平虽比主要发达经济体高一些,但在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中仍相对较低,总体保持在适宜的水平,有利于各市场的稳定健康发展。要继续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释放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潜力。


2. 未来可持续增长主要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易纲表示,在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我国经济总量基数越来越大,同时受劳动生产率增速下降和人口结构变化等影响,潜在经济增长率也会有一定减缓。人口结构变化也会对经济供给和需求两侧产生影响,在人口老龄化趋势下,以资本和劳动投入来拉动经济的增长模式难以为继,未来可持续增长主要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并通过一系列改革措施释放经济增长潜力。去年以来,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但如果从去年和今年两年平均来看,预测我国GDP增速将接近于潜在增长率水平。


3.全年CPI走势前低后高,平均涨幅预计在2%以下

 

易纲称,今年以来我国PPI涨幅较高,一定程度上与去年PPI负增长形成的低基数有关,所以我们可以用去年今年和明年连续三年的整体视角来观察PPI变化。综合各方面因素判断,我国今年全年的CPI走势前低后高,平均涨幅预计在2%以下。当然,外部的疫情形势、经济回升和宏观政策等都有不确定性,对来自各方面的通胀和通缩的压力均不可掉以轻心。



易会满:IPO没收紧也没放松


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演讲中表示,年内有156家公司进行IPO,实现常态化发展,增速还不慢。


重磅!郭树清、易纲、易会满最新释放10大关键政策信号!信息量太大(图4)


以下是要点:


1. IPO发行既没有收紧,也没有放松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易会满表示,最近有观点认为IPO发行有所收紧。我们认为,IPO发行既没有收紧,也没有放松;当然在发行节奏上,需要综合考虑市场承受力、流动性环境以及一二级市场的协调发展,积极创造符合市场预期的新股发行生态。从数据看,近三年IPO数量均保持较快增长,今年前5个月,IPO公司196家,合计融资超过1500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11%和37%。应该说,IPO继续保持了常态化发行,而且增速还不慢。


2. 对企业选择上市地持开放态度


易会满表示,一直以来,我们对企业选择上市地持开放态度。选择合适的上市地是企业根据自身发展需要作出的自主选择。一些企业愿意到境外上市,一些赴境外上市的企业愿意回归,有来有去是一种正常现象,我们总体都持支持态度。需要强调的是,企业无论在那个市场上市,都要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都要树立公众公司的意识,敬畏法治、敬畏投资者。全球各监管机构也需要进一步加强互相之间的执法合作,共同为市场提供良好的监管预期和环境,共同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同时,我们将切实处理好开放与安全的关系,企业赴境外上市的前提,是要符合境内相关法律法规和监管要求。


3.呼吁相关国际机构建立更加严谨科学的指数编制机制


易会满称,去年四季度以来,在全球流动性过剩、经济复苏不平衡、供需缺口扩大等多种因素的共同推动下,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持续上涨,总体看期货价格与现货价格同向而行,但期货价格涨幅小于现货价格。同时,相关大宗商品期货品种的价格发现、风险管理功能得到较好发挥,境内一批产业企业积极利用原油、螺纹钢、铁矿石、棉花等品种的期货期权工具,有效对冲原材料价格上涨风险,对稳定企业生产经营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多方面原因,一些大宗商品国际贸易的定价基准,还主要依赖于国际现货指数和场外市场报价。在这里,我们呼吁相关国际机构,建立更加严谨科学的指数编制机制,提高报价的透明度和约束力,共同提高大宗商品价格发现的效率,以更好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和安全。



潘功胜也发声:不要赌人民币升值或贬值,久赌必输


近期人民币升值引起市场关注。数据显示,人民兑美元从去年5月末开启了一轮上涨:由当时的7.16涨至目前的6.38,一年的时间上涨了约8000BP,升值幅度高达11%。


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6月10日在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2021)上表示。人民币汇率变化受内外部多重因素影响。我国经济稳中向好,货币政策处于常态化状态,国际收支运行稳健,外汇市场更加成熟,这些因素将继续为人民币汇率稳定提供有力支撑。同时应该看到影响汇率变化的外部环境存在多重不稳定不确定因素。


第一,世界经济复苏仍不平衡,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经济恢复加快,与我国经济增长差距逐步收窄。


第二,随着美国通胀水平上升和通胀预期升温,市场对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的预期升高,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压力加大,将对全球外汇市场和跨境资本流动格局产生重要影响。


第三,疫情以来,在超级宽松政策刺激下,国际金融市场估值水平高企,脱离实体经济基本面,金融市场脆弱性较强,国际金融市场存在高位回调的风险,可能导致全球避险情绪上升和跨境资本流动的变化。


第四,后疫情时代国际政治经济博弈加剧,可能对金融市场尤其是外汇市场形成冲击。


“此外,中国外汇市场变化具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每年6-8月份是季节性购汇较多的时期,外商投资企业和境外上市公司的分红派息和利润汇出比较集中,同时中国大量海外留学人员也一般会在这几个月购汇支付下学年的学费和海外的生活费用,所以中国外汇市场季节性特征非常明显。”潘功胜称。 


潘功胜表示,在汇率双向波动的环境里,如何做好汇率风险管理,对企业尤其是国际业务较为活跃企业的财务绩效具有十分重要的影响。


近年来,我国外汇市场取得长足发展,外汇衍生品市场已具备一定的深度和广度,形成了远期、外汇掉期、货币掉期和期权等丰富的产品体系,以及多元化的市场参与主体。2020年,我国外汇市场交易规模30万亿美元,其中60%是外汇衍生品交易。


“我国企业‘汇率风险中性’理念不断加强,汇率风险管理水平不断提升,今年以来企业外汇衍生品套保比率达到两成多,比去年提升了5个百分点,不过提高空间仍然较大。降低企业汇率风险,需要企业、银行、监管部门共同努力。”潘功胜称。


一是部分企业在外汇风险管理方面存在“顺周期”和“裸奔”行为,企业顺周期的财务运作通过资产负债的货币错配积累风险敞口,赚取汇率升贬值的收益,也必然承担汇率升贬值的风险。从企业财务稳健的角度看,企业汇率风险管理应坚持服务主业和“汇率风险中性”原则,审慎安排资产负债货币结构,避免外汇风险管理的“顺周期”和“裸奔”行为,不要赌人民币升值或贬值,久赌必输。


二是建立健全开放的、有竞争力的外汇市场。


三是推动金融机构丰富避险产品,降低企业避险保值成本。


四是提高市场透明度,便利市场主体理性判断外汇市场形势。


五是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和预期引导,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标签: